《披荆斩棘》开播,“回忆杀”一如预料的那样多《红蜻蜓》《伤心太平洋》《思念是一种病》……每一首都曾经在大街小巷传遍,让人瞬间被卷入旧日时光,往事呼啸而来

《披荆斩棘》开播,“回忆杀”一如预料的那样多。《红蜻蜓》《伤心太平洋》《思念是一种病》……每一首都曾经在大街小巷传遍,让人瞬间被卷入旧日时光,往事呼啸而来。
《披荆斩棘》开播,“回忆杀”一如预料的那样多。《红蜻蜓》《伤心太平洋》《思念是一种病》……每一首都曾经在大街小巷传遍,让人瞬间被卷入旧日时光,往事呼啸而来。
虽说是“回忆杀”,但这些热门歌曲背后的哥哥们,其实近年来曝光机会并不少:苏有朋在《左耳》面试中拒绝当红演员的“梗”,从《中餐厅》的杨紫一路延续到了如今的张云龙;任贤齐是各大晚会常见的面孔,电影作品从未间断;张震岳、潘玮柏、吴建豪、信分别散落在不同音乐或舞蹈节目中指点江山,如今回归舞台倒也别有一番滋味;郑钧、林 早早地参加了亲子类或夫妻类真人秀,将生活中的柔软悉数倾倒;就连鲜少有新作的温兆伦,也是短视频和直播平台的红人,常常热闹地将往事娓娓道来。

相比之下,43岁的黄义达,倒是真的久违了。初舞台一首《那女孩对我说》,依然唱得直抵人心,连容貌都仿佛当年,内敛执着的气息不曾改变。但如果熟悉2000年后的华语乐坛,你大概能从他紧握麦克风的动作里看出一丝丝紧张,联想到他跌宕起伏的从艺经历。
刚出道,他自带为电影《地下铁》制作、哼唱配乐的光环,宛如漫画美少年的容貌叫人过目难忘,唱片公司更将他包装为“男版孙燕姿”,音乐类奖项也拿了不少。然而有才有颜,并不意味着能够适应演艺圈残酷生态。他曾在综艺节目里承认,最不喜欢的是自己当红的几张专辑,后来又撞上网络盗版猖獗的年代,实体唱片销售惨淡。于是,事业低潮、家人重病等等变故接踵而来,甚至很多人记忆里有关黄义达“最新”的一条新闻,是他曾在抑郁症的困扰下自我封闭,远赴异国短期修行。再后来的许多年,演艺圈查无此人。
在这样的背景下,再看黄义达在节目中的表现,越发有唏嘘的感觉。音乐审美小众、性格内向敏感,黄义达或许并不是最适合站在台前的人,可他还是来了。那些小心翼翼,那些不敢麻烦别人的沉默,以及那得到鼓励后红了的眼眶,何尝不是因为在大众视野里消失了这些年,缺乏底气?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的回归,是普通人最能代入,最能感同身受的:人到中年,还有没有机会打破年少时的失败,重新走出去?内心敏感、缺乏自信的人,还能不能从零开始,再次证明自己?
演艺圈的残酷在于,走得坎坷的,不见得能有机会一招翻身;向来顺风顺水的,往往只会越来越好。就像往季《乘风破浪》中,这边功成名就的“大姐大”带着原本就人气不俗的姐姐一路高歌猛进,那边被早早淘汰的姐姐只能在社交平台上痛陈苦苦练习却几乎没有镜头。人与人的境遇,从来就是这样天差地别。但,那又怎样呢?综艺节目不过是一个契机,沉寂或翻红,终究是时也命也的天注定。对于黄义达而言,对于他的歌迷来说,这份重归的奋力一搏,已经是一段最“披荆斩棘”的故事了。

来源:周到上海       作者:曾索狄